碟仙惊魂

文:


碟仙惊魂不过渡劫期存在修炼的身内化身非同小可,实力并不是单纯的境界可以衡量的,至少普通的分神后期遇上了,别说一对一了,就算是七八个一起上,以寡敌众,也肯定不是对手刺啦······在众目睽睽之下,那高不过尺许的金色宝塔,发生了令人目瞪口呆的变化p时光如白驹过隙

……这样远的距离,想必天元侯本体,与这具化身之间,早已失去了联系换句话说,自己将他斩杀在这里,那老怪物也只有徒唤奈何,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很快就做下决定了所以他不再奔逃,而是遁光一缓,静静的等在原地有一个问题,他也很想弄清楚,对方究竟是如何找到自己,在那混沌空间里,林轩自问,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与痕迹,对方居然能一路追索到此地,一定是有什么诀窍或原因地不将这一点弄清楚,林轩心中的阴影挥之不去以为区区一个化身就能拿下自己?哼哼,太天真了轻敌是会付出代价地林轩准备让他尝尝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苦果,莫名其妙的被这老怪物盯住,林轩要说心中一点怨念也没有,那明显是骗人的借此时机,正好出一出怨气本体林轩不愿意招惹,但仅仅是化身么,林轩还是有颇大把握虽然他现在使用的,归根结底,同样也只是一具化身而已,不过那又如何,身外化身与身内化身,原本就是不同的事物自己第二元婴不论是修炼的功法,还是这具药灵之体所携带的宝物,都颇多可圈可点之处,故而林轩信心十足,准备就用他与那渡劫期老怪的化身分一分强弱胜负静静的在原地等着,但林轩也不是什么也不做袖袍一拂,几个不同颜色的玉瓶飞掠而出拔开瓶塞,从里面倒出几粒不同颜色,也不同大小的丹丸随后二话不说的仰头吞落进肚子里面这些丹药都是大补,对于损伤的元气能够迅补足,假如拿到坊市,那可都是价值连城之物,也就林轩这种身家富足的修士才敢毫无顾忌的当作糖丸来吃的感觉到药力在丹田化开,一股热力如暖流一般迅流淌进四肢百骸,林轩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红润了起来呼……他吐出一口浊气,却并没有因此就心中满足,而是袖袍一拂,又将一个洁白的玉瓶取出与刚刚拿出来的玉瓶相比,此次这个,明显要精致许多同时也小巧许多万年灵乳当然,是提纯过的那种宝物这东西,对于修士的价值,那不必提,林轩此次派化身外出,身上多多少少,自然也带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如今果然派上了用场,连续使用幻影遁秘术亏损的可就不仅仅是本命元气了,法力的消耗,是非同小可虽然远不到油尽灯枯,不过如今马上,要与对方的化身一搏,补充气血后再补足法力,那显得是很有必要的对方的本体暂且不说,化身身上,应该不会如自己一般,携带有如此多珍贵的丹药宝物这点把握虽不敢说十足,但仅仅七八分还是有的而自己每次用幻影遁逃脱他都能够很快的追上来,使用的是什么神奇遁术林轩不晓得,但这种等阶的神通,林轩不相信,是没有一点消耗的可以随意使用对方付出的代价同样是非同小可换句话说,天元侯那老家伙,此刻派出来的化身根本就不是状态十足,气血法力亏损严重,自己逸以待劳还怕打他不过?修仙界多腥风血雨,林轩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除了实力,还有深沉的心机,与算计像这一次,还没有打,他就先占了不少好处与便宜虽不能说,就因此,能立于不败之地,但胜算与公平决斗相比,无论如何,总是大出了那么一两分地林轩的计算没有错,又等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呜……嗡鸣声大做,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缕金色的光线很细,就如同一缕蚕丝一般,但却风驰电掣的像这边飞了过来,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瞬移似乎都变成了浮云般的事物,怪不得这家伙,连自己的幻影遁,也难以甩脱林轩眼睛微眯,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等在原地眼看对方距离自己,仅剩下数里林轩突然动了两手一握轰深邃黝黑的魔气,如同气焰一般,从他的身体,轰然勃发出龗去霎时间,整个天幕,似乎都在这一刹那,骤然黯淡了下去“咦?”天元侯的化身,虽正使用“万尺一线”的神奇遁术,可亲眼目睹这一幕,也不由惊得呆了明显度大减,在距离林轩还有百丈余的地方,就停了下来,不再近前然而他不来,却不代表林轩不会有所动作,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既然局面都已经这样了,那还有什么必要啰嗦?深邃的魔气中,只见林轩右手一抬,顿时,从他的衣袖中飞出一本古朴的书卷,书页翻开,一股蛮荒古朴的气息从里面透射出来“通天魔宝”那金光中的人影骇然色变,他虽然只是天元侯的化身,但眼光见识,与本体却是别无二致一眼就将这古书的品质认出,脸上透着诧异之色当然,他之所以惊讶,倒不是因为这古书的等阶太高,实力到了他们这样的等级,就算拿出玄天之宝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区区后天灵宝又怎么值得一惊一乍地关键在于,林轩拿出来的不是灵宝,而是魔宝再看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深邃魔气,虽然还没有到真魔气的地步,但与一般人族的修魔者也是大不相同,这家伙修炼的竟像是古魔界嫡传的魔功?有没有搞错,灵界虽有修魔者,但因为人族与古魔身体结构不同,所修炼的魔功,其实都是在正宗魔功基础上改良过,威力要弱一些,但却是人族可以修炼承受地然而眼前这家伙一身精髓魔气,仿佛修炼的是魔界正宗魔功,不仅没改良过,而且还是非常高级的那种难道他是古魔?这个念头在天元侯的脑海中转过也难怪他做如此猜测,林轩的身内化身,原本就不可以用常理揣摩是以一颗通灵的飘渺九仙丹为基础,用秘法炼制而成的,来药灵之体当然没有人族修炼魔功的限制而他所修炼的雪影真魔功,虽然谈不上魔界最最顶级的功法,但也是传承自上古,堪称魔界最古老的功法之一,修炼出来的魔气,自然精纯以极这中间的缘由,天元侯便是有十颗脑袋,也想象不出,而林轩当然没有必要去像他解释清楚趁着老怪物震惊的一刻,动手了“疾”他右手抬起,往身前的古书里注入了一道精纯魔气随着其动作,整部古书,居然变成了血红之色,一股凶厉之气,由里面散发而出轰只见血光闪烁,那古书的书页,则仿佛被狂风吹拂,不停的翻动,随后从一页页的古书中飞出一个个古朴的文字那文字有拳头大小,通体做血红之色,略一闪烁,却迅变大了“破”林轩一声断喝,话音未落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飞在最前面的两个文字裂开,随后,一圈圈的声波,以牠们为中心,荡漾了出来那声音低沉凄厉仿佛有猛兽在狂吼不已黑色的声波连绵不断,像着天元侯化身所在的方向,杀了过来而攻击,当然不会只有这点与此同时,其他的文字,同样碎裂开刀枪剑戟,居然化为了十八般兵器,如有实体,同样恶狠狠的像对手杀了过去林轩没有打算试探,无意与对方在这里消磨时间一出手就是杀着,想要干净利落的将对方斩杀在此处然而有这么容易么?天元侯来的虽不是本体,但渡劫期存在的化身也不是可以任人揉捏地,其实,他也就是碰见了林轩这个不能用常理揣度的家伙,如果换一名修仙者,哪怕同是分神期,也根本不是他数合之敌这也是为龗什么,天元侯敢放心大胆的将化身派到这里并不仅仅是由于分身乏术而是他觉得,以化身的实力,对付一分神期存在绰绰有余意外,那是不可能地可惜,世上是没有绝对一说地,这一回,老怪物马前失蹄看见这么狂猛的攻击扑向自己,老怪物大惊失色,心中是“咯噔”一下,对方该不会是古魔但这个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林轩是什么,不重要关键在于,眼前的危局,要如何应付,他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虽是化身,但手段也是颇多身形一闪,居然没有正面迎击,而是向后退出数里然后再绕了一个圈如此一来,那黑色的音波自然没有效果,只能落在空处轰恰好后面有一座千丈高的荒山,却是倒霉的被击了个正着轰隆隆的声音不停传入耳朵,大大小小的石块往下落,那么大一座山峰,居然就被那声波,硬生生给震塌掉了天元侯也倒吸了口凉气,但他能摆脱的,也仅仅是声波而已,至于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器,虽是那古书的威能幻化而出,却仿佛一真正的宝物,硬是从后面追上来了ps:送到,求月票,非常非常需要,谢龗谢大家,求月票未完待续)()第两千七百六十六章各自大展神通_百炼成仙这个念头尚未转过,一阵异样的空间波动突然弥散而出p源之火,是渡劫期修士才有的一种逆天神通,简单的,与真灵的源之体,有几分相似之处碟仙惊魂这老怪物莫非是脑袋坏掉了,同为渡劫初期,就算他比自己先晋级,这神通的差距,又能到哪里?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打不过,难道他还自信能将自己留在此处?真是不知死活!璇书上人怒极反笑的声音传入耳朵:“好,好,本尊还没有见过如此狂妄之徒我倒要看看,是老夫今天将你斩杀在此处,还是你能够胜过我!”话音未落,他也是一指向前点出……随着其动作,破空声大做,一银色的光团飞掠而出,里面同样包裹有一件宝物,式样与刚刚的金澜笔略有不同,却是一银光闪闪的狼毫笔了

碟仙惊魂从他的脸上,林轩竟捕捉到一丝惶恐之色”p“那也不能坐以待毙,否则我们的下场肯定是死p尽管大部分人都不敢肯定什么,不过他们如今是真见虚空被硬的撕裂掉了

这些前辈祖师陨落之前·自然会留下一些宝物,以及修炼心得p开玩笑,闻天城虽然不上超级巨城,但绵延也有上百里,人口不下千万余,同时对这么多人施展搜魂之术,不等有个结果,自己恐怕就先被神识之力反噬掉了那剑长不过两寸有余,然而却显得大气而精致碟仙惊魂

上一篇:
下一篇: